社造達人-吳璟程

 

戶籍在興隆社區的吳璟程,年輕工作於北部,但幾年下來發展並不是太順遂,某次因工作意外傷到脊椎回到水林靜養,碰巧當時某位朋友邀吳璟程一同於臺中打拼,但吳璟程因北部多次失敗經驗而有些猶豫與卻步,故決定請示村內六聖宮的主神王爺,希望王爺能指引他一個明確的大方向。但所有方位皆問遍,仍得不到王爺聖杯的允許。當天晚上,吳璟程接到鄉長來電,告知有個擴大就業的應徵機會,希望他能前去應徵,吳璟程這才意會到王爺有意他流在水林。但一天一天過去,吳璟程等了半個多月卻毫無音訊,在他正準備放棄的同時,決定再次請示六聖宮王爺。神奇的是,當天晚上吳璟程又再次接到電話,公所通知他錄取的消息並且隔日報到,從此吳璟程便留步且深根水林。

 

正式於公所工作後,立刻碰上興隆社區的祠堂重建,而吳璟程首要的任務必須先取得社區居民同意的同意書。過程中,吳璟程為了能說服每位持份的居民,他設計了一份未來規劃的藍圖與說明書,利用某次廟宇慶典大家聚集的日子進行說明。當年順利地蒐集到全部的同意回函,但卻忘了標註祠堂的正確地標,故只好重新來過,但至今卻仍有少數人不願同意重建,停擺了將近20年。

 

民國99年時,水林鄉長成立了社區營造,而吳璟程是當初的第一任社區顧問。在吳璟程首次參與了興隆社區祠堂的重建,這讓他意識到,若要輔導社造,必須扎穩基礎,從頭學習社造相關知識,因此,吳璟程決定賦北港農工的社區大學參與社造相關課程。課程中吳璟程學到了許多了解社區人文地產景的方法,日後在輔導社區時成為最有效益的糧食。

 

這幾年參與社造的心得,吳璟程找出許多社造必備的條件。首先必須找出領導人才,負責申請活動或者開會時寫計畫,或者規畫社區經費如何經由適當營運為社區帶來盈利等工作。第二則是一群古道熱腸的志工團隊,願意為社區無私的奉獻付出。但吳璟程長年觀察下來發現,社造面臨許多問題,包括社區人口不斷的高齡化,故難以找出願意學習的領導人才;補助經費不足,往往需由社區理事長或者總幹事代墊;沒有錢潮的吸引力難以招募到願意付出的志工。

 

吳璟程輔導社區時,會先與社區居民溝通,了解社區的需求,進而在引導社區進行田野調查,找尋社區獨有的特點。因為吳璟程認為,雖然美的東西能的一個吸引視覺,但美的東西到處都是,而來到社區遊玩的人,最希望聽到的是屬於這個社區特有的故事。蘇秦村的海豐社區也曾經接受吳璟程的輔導,吳璟程利用當地小黃瓜居雲林縣之冠的產量做為海豐社區的特點,召集社區媽媽前來學習小黃瓜醃製,做為社區亮點產品。而醃製小黃瓜不僅能解決小黃瓜生產過剩與次級品銷售不出的問題,還能因此為社區賺取營運經費,這是讓社區動起來最簡單的元素,若成功的話甚至還能吸引在外遊子回鄉共同打拼發展。可惜海豐社區當時遇到社區改選,故只好就此停擺。

 

吳璟程曾經也為了帶動社區成立「小小志工」,希望能藉由幼稚園與國小的小朋友帶動爸爸、媽媽、阿公、阿嬤。果真有些許成效,許多疼惜小朋友的大人們,看到小朋友願意捲起衣袖清掃環境、除草,自己也願意一同幫忙,吳璟程也想藉這個活動教育社區,環境是大家的,要做社造就從清掃環境開始。

社造達人-李高章

李校長愛讀書

李高章校長出生於民國32年,20歲在水林鄉的中興國小開始任教生涯,並於民國96年從文光國小校長一職退休。李高章校長認為看書能養成同理心,因此非常重視閱讀的習慣,常常在學校舉辦朗讀比賽,鼓勵學生寫讀書心得報告,他得意的説:「有的小朋友可以一個禮拜讀一百多本書,真的很了不起!」

 

水林人的番薯精神!

李高章校長受邱吉爾的一句話影響相當深刻「環境可以塑造一個人,人也可以塑造環境」水林人以地瓜為主食,在種植地瓜的過程中培養出堅強的毅力,並造就居民吃苦耐勞又樸實的性格。有時颱風過境,辛苦栽種的作物毀於一旦,居民也能抱持正向的態度接受並重新栽種。李高章校長認為生命中沒有所謂的失敗,無論事情的結果如何,過程中所得到的歷練都是經驗的累積,因此他特別強調水林人的「番薯精神」意指生命力強、不怕試煉的生命態度。

 

社造從何做起?

談起為何會投入社區營造,李高章校長説其實自校長時期便已著手經營,當時他與社區發展協會希望能為曾居住於湖北社區的李萬居先生建造一棟「李萬居民主紀念館」,便於民國90年開始投入社區營造的相關事務。李高章校長認為人必須關心自己居住的地方以及生活的環境,動手號召有共識的夥伴溝通討論,一同打造理想的社區環境,包含硬體、環境、生態、地方產業、文化效益等事項,都是李高章與社造夥伴共同規劃的項目。

 

消滅破窗效應!

何謂破窗效應?若一個環境的整潔沒有受到重視,也沒有人將它視為需要被照顧的地方時,那麼該地的整潔會越來越沒有秩序,李高章校長相信如果能把髒亂的空間整頓完善,眾人就能改觀、社區營造必能有好的開始。而這些空間多數仍有地主管理,因此必須取得地主的同意才能執行空間改善工作,李高章校長有多次出面溝通的經驗,「人家才是土地的所有權人,我們抱持尊重的態度,把我們希望如何美化社區的計畫告訴對方,並盡量保持土地的原貌。」初期居民會以為這些工作是政府安排的,偶爾會有不願意配合的情況,但經由溝通後都還是能取得合作的機會。

 

 

活絡水林鄉的社區營造

李高章校長非常感謝投入社區營造的志工夥伴,做自己認為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除了讓生命更豐富,也能用己身的力量回饋給養育我們成長的水林鄉,有人投入當志工協助環境美化,地主們看到自己的地被美化了以後也會想要動起來,如此便能帶動更多的人一起進行社區營造,活絡居民連繫往來,讓整個社區更有生命力。這是李高章校長對社區營造的願景,而他也正與大夥們一步一步的往目標前進中!

社造達人-洪茂仁

洪茂仁自民國87年當選水北村村長後,就開始帶領水北社區做社區營造,是當時雲林縣裡少數走在前端著手改善環境的社區。洪茂仁認為,要讓地方繁榮並且與其他地方不一樣,就必須先找出地方特色。

 

洪茂仁在許多資料中,發現世界各地對於社區營造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其中又以日本的社造最為推崇。據說日本人對於身為社區一員的那份榮譽感及凝聚的力量,深植於每個人的心中,只要是社區的活動,每一戶必定至少派一位代表參加。這讓洪茂仁學到社造不只是單純的公共政策,也包括人與人的互動,出席社區活動,代表著對社區的重視,也是種凝聚力的表現。

 

洪茂仁特別提到,日本做社區營造硬體建設時,在用料上的選擇較具有長遠考量,換言之,在設備會選擇較為耐用、使用壽命較長的材料,尤其是置於戶外的建設,即便使用木材,也會特別上油保護,這也是洪茂仁所特別讚頌日本人社造上長遠的眼光,這麼做一來能將文化資產保存,二來也能留給後代一個參與過去文化歷程的機會,也為洪茂仁一直以來想在社造歷程上達到的目標之一。

 

相較於16年前的水北社區,當初經由社區會議慢慢號召累積的50幾位志工,社區環境髒亂點漸漸被整頓,也藉由幾次會議與外縣市社造成功的社區例如彰化埔鹽鄉的永樂社區、宜蘭、高雄、台南等地「取經」後,社區志工們漸漸歸納出大家心中理想的社區環境雛形,許多人開始自願自發種起樹,甚至掛上名牌認養,當時種下的樹幾乎高達百分之百的存活率。但好景不常,因為許多政治立場與因素,某些人的報復心態,使得社區的綠美化遭致破壞,也漸漸的澆熄志工的熱情。但近幾年漸漸早回志工當初的熱情,洪茂仁也致力於宣導社區環境整潔,從自家門前區域開始做起。

 

洪茂仁認為社造與國家的文化系統有關,營造也同時必須營造人民的心,是種發自內心對社區的情感。但許多人常有錯誤的想法,認為政府的建設是應該的,而人民不需背負任何責任。故洪茂仁認為應該讓居民了解維護與參與社區環境整潔與活動,是種對社區認同,也是讓社區環境變好及生活品質改善的第一步。

社造達人-黃輝煌

黃輝煌為水林鄉水南村人,熱心公益投入鄰長、廟宇、義消、巡守隊、學校顧問、常務監事等要職,並積極爭取各項經費,造福鄉梓與鄰里。民國100年左右,黃輝煌開始參與水南社區營造,並且擔任水南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一職,以一種無私奉獻的心,從改善社區髒亂點開始,在100年度社區規劃師操作行輔導計畫中,將位於中厝路原本放置雜物的三角窗環境重新整頓,種樹綠美化,並用竹材搭建一座迷你盪鞦韆,目的在於讓社區居民能夠在美化過的環境多做停留,而不再只是看見髒亂點而想盡速離去。

 

位於水南村中厝路的洪家古厝已有70年的歷史,但古厝因年久失修,屋頂破損以及牆壁土塊脫落,使得屋內古物無法安然的受到古厝庇護,因此黃輝煌與執行秘書王雅鈴帶領著7名志工搶救洪家古厝內古物,將古物安置在古厝後方搭建屋簷之空地。接著號召志工將古厝前空地重新鋪上紅磚,並且在右側挖一座小水池,上方放置一台腳踏車,將腳踏車與噴水裝置連動,只需採腳踏車踏板,水池便會噴水,附近小孩常常玩得不亦樂乎。鄰近古厝的空地,黃輝煌也於102年度社區規劃師操作型輔導計畫社區PK大賽中,以社區營造月琴、廢輪胎花園等處的營造建設獲得銀牌獎的殊榮。

 

黃輝煌除了美化社區環境及建設硬體設備外,也致力於推廣水林的烏克麗麗。起初,黃輝煌募款採購50支烏克麗麗,推廣「鄉野音樂風」,並在參與文建會A類社區總體營造計畫時,利用導覽繪本及地圖介紹「冠弦吉他樂器社」烏克麗麗工廠,並且營造地方產業,甚至在100年9月份的每週六晚上於活動中心裡開辦「烏克麗麗初級班」,教導小朋友音階、技巧、和弦,成立了「水南社區親子烏克麗麗團」,在口湖鄉鰻魚節、莿桐花海節、水林鄉蕃薯節、父親節、母親節表揚等活動,藉機將水林的烏克麗麗「鄉野音樂風」推廣出去。101年時,擴大舉辦了「烏克麗麗親子基礎班」,由音階、和弦、指法變化、節奏變化、歌曲學習,來吸引社區婦女及爸爸加入學習行列,藉由烏克麗麗活動凝聚社區居民。101年12月9日,水林鄉公所舉辦「第一屆全國烏克麗麗嘉年華」比賽活動,同時應邀參加雲林縣城鄉處101年度社區規劃師操作型輔導計畫社區PK大賽,獲得銅牌獎及10萬營造社區獎金。

 

黃輝煌先生於103年2月18日敵不過癌細胞的摧殘與折磨而辭世,這位水林鄉社區領航員及烏克麗麗的推手,因為他的熱心與無私,對水林鄉視覺藝術、表演藝術、創意路標、圖書資訊、文化資產、藝文推廣、觀光行鄉有莫大助益,貢獻卓越足為世人楷模與典範。

 

田地嫁妝,團圓採收

父親種竹子孫乘涼

雲林是文旦的大宗產區,每到中秋節就是打仗時間,果園雖多集中在斗六市,但各地小家的文旦園,也有著許多一代接一代的傳承故事,來自水林的果農楊水泉,除了經營3.6分地的果園外,還有種植稻米、黑金剛花生等,靠著這些看似平常的在地產物,讓已經快當阿祖的楊水泉,踏實開拓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走進楊水泉的文旦園,沒有夏天太陽的狂熱,因為緊鄰果園的竹林提供了陰影遮陽,父親年輕時種下的竹林到現在已經高到足以成為柚子園的午後遮蔭,這源自爸爸雙手的天然防風林,竹子間的隙縫還能讓微風吹拂,讓文旦樹枝間仍能保持通風,還有朱槿花、土芒果樹、小山丘當圍籬,這塊黃金祖地,栽培了水林鄉僅有的文旦果園。

 

留鄉務農拚生活

農業時代鄉下都是大家庭,每個小孩為了出人頭地、為鄉里爭光,紛紛外出求學、北上找工作,而24歲當兵一退伍,就回家協助農事的楊水泉先生,於家中排行第二,是家裡唯一接下務農工作的小孩。這50多年務農的時間,楊水泉守護著爸爸留下來的文旦園,和一塊塊踏實耕種的稻田、花生田,他靠長滿繭的雙手拿鋤頭養活一家大小和6個兒女,不同於其他兄弟姐妹擁有華麗的學經歷,他用「越困難,越堅強」生活信念,證明了在農村工作與生活的價值。

富有實驗精神的楊水泉,在沒有人種柚子的水林鄉,照顧父親留下來的柚子園,以往總被認定「挑文旦要找老欉樹仔」,他卻認為「不一定老欉就好吃」,好吃文旦的祕訣應在於施肥經驗及田間管理技術,近年來也嘗試使用自然資材製作自製堆肥,雖也有失敗不結果的經驗,但喜歡吃水果的他,仍嘗試種了更多樣水果,如檸檬、荔枝、泰國柚、泰國芒果等。

 

田地嫁妝,團圓採收

每到採收時節,就是家族團圓之際,即使子女都已經成家立業,楊水泉仍時時以做人基本的道理教育6個子女,認為出社會後「第一要尊重人」,錢是社會大家的,有福氣才多用一點。看似簡單的哲學,是楊水泉75年來的生活經驗,其中大女兒楊淑娟喜愛農村的悠閒,「我的工作離爸爸最近!」總是協助楊水泉果園的工作,也把父親的水果製成酵素、果醬等做推廣,而從小看到大的田地,也成為絕無僅有的嫁妝。

目前正著手利用荒田耕種縣府實施契作的飼料玉米,楊水泉還打算蓋「改良」的溫室,讓溫室「不要一直蓋著」,要嘗試種無花果等高經濟作物,但他心裡還是最希望兒女家庭圓滿,自己則繼續種好吃水果,讓孫子們吃的笑呵呵!

順興村蕃薯產銷的平衡契機

地瓜家族在順興

從小在水林順興村長大的李振明,爸爸是一輩子種地瓜的老農,親戚是水林數一數二有規模的地瓜盤商,社區裡的叔叔伯伯嬸嬸阿姨⋯⋯整個家族都因地瓜產業而世代傳承,這樣的成長背景,讓李振明對地瓜產業很敏感,「小時候就幫爸爸務農、採收,直到地瓜整車賣出去,卻沒拿到多少錢,覺得辛苦非常不值得。」多年前他著手打造「水林地撿薯」品牌,希望在故鄉村子裡做點改變,開始耕種約2甲地的地瓜自行販售。

 

產銷平衡需要同理心

原以網路打品牌做宅配市場的李振明,幾經摸索後,希望專注服務有大量採購需求的烤地瓜業者,轉而和村子裡的蕃薯農契作收購,擔任採購商和生產者之間的「夾心餅」,一邊了解採購者的需求,另一邊得要求農家耕作時不能使用禁止的農藥、要合理化施肥、符合安全期才採收等,「你自己敢買這個地瓜嗎?自己會買才賣給別人。」李振明說,要找到能溝通又可信賴的生產者合作,需要時間磨合、培養關係,也要和農民溝通同理心、以消費者的角度看自己種的地瓜。

「烤地瓜看起來沒什麼,但消費者一吃進嘴就知道好不好吃,所以業者採購時也很嚴謹,要找水林特定地區的壤土栽培黃肉地瓜,不要砂土的,還要親自來看來查,認可安全好吃才下訂單。」除此之外,地瓜的大小需求也有分別,這些採購的眉角李振明都很清楚,多年來替採購業者找到對的地瓜是他的工作,也是促使合作農民農產品質、獲利提升的機會。
有機願景須捨棄比較

目前李振明擔任雲林縣自然農業發展協會理事,也在北港有機專班授課,為了提倡學員有機實作,他以自家2分地示範申請有機驗證,嘗試栽培紫心等品種的地瓜,成為有機專班的實習場地,但他坦言「對我來說,有機只是做名聲。」認為決心做有機就不能比較,不要和慣性農業比產量、比銷售模式,因為本質上就是不同的東西。主力還是在做產銷的他,希望穩定目前業務,讓合作的地瓜農能遵守品質規範、並獲得較好的利益後,再來推動其他理想。

 

打響順興地瓜原鄉故事

「參觀過很多社區,都有開始動起來做營造,順興村卻什麼都沒有。」見面之初李振明就強調,口感綿密好吃的台農57號黃金地瓜,最初就是從順興村開始種成功的,這樣的歷史成就卻鮮為人知,希望接下來能推動順興村的社區營造,以台農57地瓜原鄉的名號,打響順興村的地瓜產業故事。

 

黑活水成就水林紅毛菱角

田地劣勢轉優勢,成紅毛活水菱角

在雲林縣水林鄉車港村興隆路一代,原稱為「紅毛路」,過去因相傳荷蘭人鑿「七角井」駐紮生活而得稱,此處田地大多採一期種稻米、二期種花生或地瓜輪作,從小在村子裡長大的吳有明先生,自家的2分地因為地勢低窪、二期常遇梅雨季、颱風、西北雨,以至於花生的收成都不甚好,為此一家人苦惱許久。

 

民國92年,吳有明與太太決定嘗試改變,聽取友人的建議,將田地容易淹水的劣勢轉換成優勢,既然「水」這麼多,就來種菱角吧!於是第二期首度改種來自台南官田的「菱角」。幸運的是,田地旁即有引自濁水溪濁水的溝渠,經過一家人動腦施作,引24小時不間斷的活水流入菱角田並順勢排出,成為一個灌溉循環,但當期菱角收成時竟是紅色的?

 

老闆,這菱角沒有熟吧?

原來因為富含礦物質與微生物的黑活水,讓原本該是黑色外殼的菱角,外殻全轉為特別的深紅色,雖然外觀特別,但是其香脆清甜的口感,品嚐過的人都難忘。為了推廣自家的用心菱角,吳太太擔起銷售的工作,到村子裡的市場擺攤,卻因水林鄉原本就沒有人種菱角,這突然上市的紅菱角可讓婆婆媽媽們引起一陣騷動,看到外觀顏色不對、菱角又不大顆,就直覺這「沒煮熟」不買單,吳太太不放棄,廣邀親朋好友試吃、並不斷說明自家以活水栽種的菱角其口感不同以往,吃過的消費者都難忘,至今客戶遍佈國內、外島、國外等,還有客人特地跑到產地購買。

 

突破栽種技術、分享健康菱角

吳有明的菱角田總共4分多地,約於每年5月種下苗,大約9月可以收成,每次產期可到一個多月,其耕種過程也有許多要克服的技術問題,雖然每天有富含有機質的濁水流動,卻也帶來許多泥沙,讓的水池很快堆積許多淤泥土,每年菱角收成後都必須重新翻土整地、將堆積的泥沙運走,才能開始下一期的稻米耕作。而在施肥用藥管理上,初期也曾為了提高產量而施重肥,後來則因菱角植株生長太過旺盛密集而孳生病菌,最後收成反而不佳,經過調整後改以低農藥化肥的管理方式,「要給他(菱角)空間啦!」吳有明說,希望讓吃到菱角的人更健康、田地生態也不至於過度破壞、小朋友也都可以安心下田體驗。

 

「採菱角很辛苦啦!菱角不會給你看到,都在葉子在水下面,你要一個一個翻起來看」吳太太說每次的採收都是大工程,全家大小一起來幫忙,穿上青蛙裝就下水「找菱角」。種菱角對已經當阿公的吳有明來說只是工作與娛樂的一部份,年輕時大部份的收入來源還是在於耕種稻米、花生、蒜頭等雜糧作物,自小都和家人們住在老三合院裡,後院還養著羊、種著野菜自給自足,每天扛著最簡單最沈重的鋤頭養活了一家大小,有著車港村的正字標記:一頭淡淡鬃金髮的吳有明阿公說「我就打拚做、做到何時就何時、平安就是福」。

 

黑羽精華養生滴雞湯

從養雞場到滴雞湯

聯盟養生雞場的「雞長」黃重龍,20多年前從養殖黑羽放山雞起家,會開始製作滴雞湯,當初單純只為了幫太太調養身體,詢問社區老人家得知古早的「哈雞湯(台語)」補品,於是自製簡易「雞母灶」,使用自家黑羽雞開始了第一爐的滴雞湯,真材實料的雞湯口感與養生效果極佳,分送親友紛紛獲得肯定與詢問,適逢當時法令政策而收起養雞事業,開始製作水林鄉特別的新產業-滴雞湯。

滴雞湯不參一滴水,全是靠柴燒悶煮來自雲林山線等地的黑羽雞,後讓雞隻本身油脂自然滴下,製作工時長,要喝滴雞湯可得先電話預約,黃重龍為讓客人品嚐最新鮮的雞湯原味,每週依照預訂數量新鮮製作,每次製作工程繁複,從凌晨三點起床、四點起爐開始,一路讓全雞悶煮、顧火等待滴油、出爐、最後動員全家包裝,直到晚上六、七點才大功告成,計算整整12個小時的製作時間,才能產出2斤2兩的滴雞湯,非常用心與珍貴。

 

神明指點的手作柴燒灶

要逼出精華雞湯,灶是關鍵。這使用俗稱Q底土、糯米等天然素材製作的大灶,設立在過去養雞的傳統木舍裡,從最初代的雞母灶到現在已經是第三次增設,「神明在夢裡告訴我們做灶的關鍵與要領」黃重龍說,為了穩定滴雞湯品質與供應訂單,大鍋子也設計成三層鍋,讓每隻黑羽雞的精華不流失。

滴雞湯要順口好喝,除了特製大灶必備,其重點之二在於「柴燒」,而聯盟養生雞場不使用一般裝潢廢木材,另外購買無染色無上漆的原木材,無燃燒污染等疑慮,讓滴雞湯滋味更加分。

 

二代副雞長接棒經營

77年次的第二代接班人黃義權,年輕的他求學時就離開雲林,到臺北半工半讀學習,父母親的辛苦他從小看在眼裡,直到父親身體不適繁重工作,遂於五年前離開電子業的穩定工作,全心回家幫忙。「我們也曾失敗過,一整天下來雞都煮爛了還是沒有滴雞湯下來,只好整隻雞丟掉重來」黃義權說,回鄉後曾開發遊覽車團餐與窯烤土雞等服務,後來還是專心於製作滴雞湯產品,多年下來經驗已漸漸累積,更自行研發真材實料的中藥滷包,讓滴雞湯有原味與養生兩種口味可選擇。目前聯盟養生機場的客戶全台都有,還有遠從日本、美國、加拿大慕名而來的客人,這道地的「chicken soup」讓外國人也領略台灣養生滴雞湯的美味。

 

本土農業永續經營

聯盟養生雞場歷經轉型,黃重龍有一個理想,希望找出本土農業永續經營的路,而逐漸接棒經營的黃義權觀察,近幾年家裡附近的親戚老農即將退休,田地若無人耕將成荒田,於是「租荒地耕耘成為有機農」是他接下來的目標,除了以古法製作滴雞湯繼續服務客戶,將與父親黃重龍一同思考如何從自家出發,為農業盡份心力。

洪家精神安心農產

這個美濃瓜,真的很好吃!

水林山腳村裡,有一個洪姓大家族,世代以務農為主,「洪蕃薯農場」來自洪家子弟洪進鴻,以家族姓氏搭配水林特產蕃薯取名,「希望傳承家族默默耕耘的精神」回鄉20年來沒有變過,但農場作物沒有蕃薯,洪進鴻會從事務農是一次機緣下兼職栽培露天美濃瓜,從品嚐過的親友讚聲中,肯定自己當農人的本事,決定收起13年來與太太在市場販售手工冷油雞的工作,當個全職農夫。

洪進鴻雖是典型的憨厚老實農夫,但充滿親和力的太太廖素珍,從小在家裡雜貨店的耳濡目染,與在市場工作的經驗磨練下,訓練一身面對客人的好本領。有樂在務農工作的老闆,與熱誠親和的老闆娘,都是洪蕃薯農場的招牌代言人。

 

冬花、夏瓜

露天美濃瓜多次因到颱風來襲而損失不少,讓洪進鴻決定走向設施栽培,目前洪蕃薯農場耕種約7.8分地的面積,以溫室栽培為主,夏天以吊瓜與傳統匐地方式栽培美濃瓜,冬天則是栽種觀賞花洋桔梗與其他蔬果。不同於精緻珍貴的美濃瓜,由於父母親一生種稻持家,洪進鴻對樸實的稻米有另一份情感,今年首度嘗試露天無毒栽培有芋頭香的稻米(桃園3號),讓養自已長大的稻米,也成為自家農場的安心產品。

 

各路好友協助有機轉型

年輕時洪進鴻體會到父母的田地有一天還是要回來接手,而開始當兼職農夫、後全心投入務農,機緣下認識水林其他從事無毒栽培的農家前輩,彼此交換務農心得,促使洪進鴻轉型有機栽培,溫室要渡過無農藥轉型期,因是封閉空間使得困難度增加,洪蕃薯農場自2012年開始嘗試無毒栽培,使用有機資材取代農藥、學習做菌取代化肥等,今年成功進入有機轉型期,「沒有農藥的瓜更好吃!」讓客人吃到自己種的瓜能放心、開心滿足的表情是洪進鴻務農的最大原動力。

 

專心的安心農產提供者

來到新建的溫室內,洪家一家人都在裡頭工作著,各自分工合作為剛種下的美濃瓜苗澆水、施肥等,洪爸爸一生種稻,卻也接受新世代「友善土地」的務農觀念,有長輩的支持,讓兒子媳婦也可放心全力以赴。

當一個種安心農產的農夫是幸福的。自從轉型無毒耕作,不同以往通通都給盤商收,洪蕃薯農場嘗試拓展不同的通路,北部等各地皆有合作對象,位於臺北的友善餐廳「呷米共食」也很肯定他們的蔬果,未來洪進鴻希望增加有機通路合作,讓農場有穩定的銷售端,全心朝向栽培高品質的安心農產努力。

 

安心蝠田小黃瓜

幸蝠農產

雲林水林鄉蘇秦社區,社區內的亮點-黃金蝙蝠館生態館,由台灣永續聯盟於2007年設立,是推動保育「金黃鼠耳蝠」的重要基地,並與公所合作推出「幸蝠農產」系列,與願意從事友善耕作的農友品牌合作,讓喜歡吃蟲的黃金蝙蝠重回友善農田生態鏈的一環。而4、5年前也投入蘇秦社區營造的吳鴻祥理事長,一見面就與我們熱切地介紹社區與蝙蝠的故事,希望社區能發展自給自足產業的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位投入農業多年努力的在地農民。

 

月曆上的小黃瓜

民國94年吳鴻祥離開在北港工作多年的紙廠,回到水林老家並思考自家2分土地的可能性,當時可免去天災困擾的設施栽培正起步推廣,吳鴻祥便從溫室栽培領域開始踏入農業的工作,而社區原本的農產品項並無主力在高經濟作物,吳鴻祥希望走不一樣的路,最後選擇挑戰溫室小黃瓜,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種出如月曆上的漂亮小黃瓜。由於生產單一大量作物,走的是傳統產銷體系,他加入北港農會蔬果產銷班與其他農友一起努力,吳鴻祥的小黃瓜更曾奪得臺北果菜批發市場拍賣價格第一名,實現了當初種出頂級小黃瓜的夢想,「種出這麼漂亮的小黃瓜,絕對沒問題!」對於自己農產品質的要求,是驅使他不斷前進的原動力。

 

安心品質小黃瓜

帶著看似簡單的理想,溫室小黃瓜栽培卻隨著時間遇到許多困難,首先因一年四季只栽種小黃瓜,溫室夏天溫度高,很快就遇到連作障礙的問題,另外也遇到原地土壤裡有線蟲的危機,讓辛苦栽培的小黃瓜真的很「小」,吳鴻祥並不氣餒,「遇到問題,就思考如何解決。」多方與有經驗的農友取經改善耕作方式,近幾年各方推動有機無毒、友善環境等觀念,吳鴻祥開始反思自己的溫室,如何以「消費者的角度」去耕種出市場真正需要的品質?「噴農藥最受傷害的其實是農人自己。」有了這樣的體悟,也受到太太的支持,開始朝向減農藥栽培,改用生物防治方式處理蟲害,使用自製液肥與椰子土等減少化學肥料使用,合理化施肥降低病害發生等,一步步改善過去對土地耕作的不良循環。

 

農民務農的成就感,受到消費市場的直接肯定是其一,但驅使吳鴻祥改變以自家也要吃的標準栽培安全小黃瓜,是源自對自己與家人生活品質的期盼。今年夏天的高溫,又是挑戰小黃瓜耕作障礙的季節,吳鴻祥繼續頂著太陽在溫室裡努力,期許未來能進修學習降低生產人力、成本,繼續在故鄉蘇秦社區耕耘蝠田,並提供消費市場最安心美味的小黃瓜。

 

村落美學計畫